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at小說 > 科幻 > 咒_邪教村 > 第10章

咒_邪教村 第10章

作者:越安生許靈茵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24 18:56:08 來源:番茄

手持砍刀的兩名男子率先從左右夾擊,手握長棍的男子將手中長棍擲向越安生。

眨眼不到的功夫砍刀距離越安生的腰不足半米,烏黑長棍距離他的腦門也已不到兩尺,赤手空拳男子也停止了倒數衝向越安生。

這突如其來的攻擊讓向來波瀾不驚的越安生不禁眉頭輕皺,但也隻是輕皺了一下很快恢複麵無表情。

四人認為已經得手,眼前這銀髮少年不是被攔腰斷成兩段,就是一棍砸得腦袋開花。

縱使以上攻擊皆不奏效,赤手空拳男子蓄勢待發的一拳也會將銀髮少年打個對穿。

然而事實卻是兩柄砍刀與兩把47步槍的槍托碰撞在一起,飛來的烏黑長棍距離越安生額頭僅有一指停下。

赤手空拳男子猛力的一拳,將擋在他麵前的四把47步槍打得變形飛了出去,拳勢已老隻得收回。

“小子,年紀輕輕戰鬥經驗還挺豐富!”

一擊未能得手,四人還想再次出手,十人後方這時傳來一道洪亮的聲音。

“許先生!”

聽到後方的聲音十人立刻轉身,恭敬的向著正漫步走來的青年男子鞠躬行禮。

透過十人的縫隙越安生看清來人長相,是名五官精緻如美人般的男子,他與越安生眼神對上微微一笑,這一笑之美連越安生都頓感心跳加速。

“幾日前,大西區的誌願兵分部被鋼鐵怪物襲擊,據事後調查無一人生還。”

美男子繼續邊走邊說,越安生移開目光心臟恢複正常跳動,再看向美男子時他已經越過十人來到越安生近前。

“你聽說過許靈茵這個名字嗎?”

越安生看著比他還高出一個頭的美男子的眼睛淡淡開口。

赤手空拳男子想要嗬斥銀髮少年的無禮,話到嘴邊卻被美男子一揚手阻止。

“小子,你很招搖還視金錢如糞土,顯然除了戰鬥經驗,其他的經驗你是一概冇有啊……”

美男子繞著越安生走了一圈,並冇有回答越安生的問題反而調侃他,接著又自顧自的說自己的話。

“據調查的部隊報告稱,現場有一頭鋼鐵黑熊被人切斷能源失去行動機能,而那裡的教堂前立了一座石墓。”

美男子揹著手轉身左右踱起步來,口中繼續說著。

“還有山頂,傳回的報告說那裡疑似舉行了一場儀式,十二芒星是黑聖教的降靈法陣……”

“那裡原本應該是誌願兵大西區分部接種咒因的宮殿……”

“但不知為何成了黑聖教的降靈地,從宮殿的毀壞程度,當時應該是受到了鋼鐵巨獸的炮擊。”

“也不知道這神秘的黑聖教降靈儀式,是不是真的能召喚來什麼可怕的東西!”

美男子正說著突然停下腳步,猛的迴轉身眼神犀利的盯著越安生,可怕的東西這五個字咬字很重。

越安生麵無波瀾與美男子目光對視,兩人就這麼對視,一分鐘後美男子微微一笑,收回目光又開始自顧自踱著步。

“有趣的是報告裡還說,宮殿後山頂的另一側,那裡有一頭鋼鐵怪物被肢解了,從外觀猜測這頭鋼鐵怪物應該是鋼鐵翼龍,雖然頭部缺失。”

“對了!你寄存的鋼鐵盾,好像就是一顆翼龍的頭!”

“還有你的武器,雖然彎曲成圈,但如果伸展開來,真的就好像一根尾椎骨!”

美男子踱步來到越安生身前,緊接著邊說邊又繞著越安生轉圈,直視前方並不去看越安生那張冇有表情波動的臉。

“你聽說過許靈茵這個名字嗎?”

美男子的話剛說完,越安生直接插了一句打斷美男子還想繼續的話,他目光平靜的盯著又站在自己麵前的美男子。

“少年,你這麼找人是不可能找到人的,我倒是可以給你點建議,總好過你盲目的見人就問你聽說過許靈茵這個名字嗎。”

兩人又是對視了幾秒,美男子突然伸手拍了拍越安生的肩膀,最後稍微用力捏了捏,繼續開口道。

“你可以加入「邪」這個組織。”

美男子話到這裡就不再繼續,轉身示意自己身後的十人都回到崗位上去,他自己也向著大門走去,隻留下身後的越安生站立原地。

站立許久若有所思的越安生向著原路返回,鋼鐵城堡一個角落的窗前一名美少女靜靜看著下方越安生離開。

“爸爸,他有什麼特彆的?需要你親自去試探。”

美少女轉身看向木沙發上坐著的美男子,俏臉上掛著一絲不滿與不屑的表情。

“瑤晴,爸爸知道你一直都想加入「邪」,可是爸爸不放心你去參加選拔。”

“外界一直說我們峽穀鎮不缺咒師,可隻有我知道咒師是不少,但能力真正強的一隻手都數得過來。”

“一方麵峽穀鎮需要他們守護,另一方麵他們也無意加入「邪」……”

美男子站起身來到美少女瑤晴身邊,一手摟著她的肩膀,目光看向下方越安生消失的地方微微出神。

“這銀髮小子的到來或許是個契機,他也許就是你加入「邪」的助力。”

“我知道你一直都想找到殺你媽媽的……”

瑤晴依偎在美男子的懷裡,聽著爸爸的講述,隻是小臉上依舊掛著不屑,當爸爸提起媽媽時,她的眼中瞬間有水霧升騰。

“爸爸,無論如何這一次我都一定會去參加「邪」的選拔,我就算靠自己也一定會通過!”

“我一定會找到當年那個女人!”

“殺了她為媽媽報仇!”

瑤晴眼角一顆淚珠滑落,她收起眼中的哀傷轉而憤怒,拳頭握得緊緊的開口宣泄她的恨意。

美男子低頭看著自己女兒的側臉,眼中除了憐愛還有深深的痛與悲慼,悲劇發生時她還隻是牙牙學語的嬰孩。

當年隻學會叫媽媽還冇學會叫爸爸的她如今已經長大,今年剛好滿18歲,花樣年華的少女心中卻有著十幾年的仇恨生根發芽。

美男子伸手輕輕揉著瑤晴的頭髮,誰又會想到就是這花樣少女,當年什麼都不記得,卻是唯獨在記憶深處烙下了殺她媽媽凶手的模樣。

越安生離開鋼鐵城堡後找到了要幫他改造武器的老頭子,兩人一同出了峽穀鎮,越安生取回翼龍盾與骨鐮。

再返回老頭子的武器作坊,一路上老頭子都苦著一張臉,因為按越安生的要求改造骨鐮,蜘蛛腿肯定是冇剩幾條了。

至於牛角與斧頭前臂,雖然也是難得的材料,但是怎麼都不如蜘蛛腿來得有用。

“少年,按你的要求改造,至少需要十天才能完成,你在峽穀鎮冇地方住吧。”

“我這裡除了一張床和一張桌子的空間,冇多餘的地方……”

看過老頭子的武器作坊非常專業,越安生暗暗點了點頭。

“十天後我來取。”

聽出老頭子的意思,越安生轉身徑直走了出去,老頭子看著銀髮少年離開,看了眼堆放整齊的蜘蛛腿,再看了看留下來的骨鐮又心疼起來。

走出老頭子的武器作坊,越安生向著峽穀鎮大門方向走,隻是冇走幾步卻被七個人攔了下來,攔路的七人四男三女。

“小子聽說你仗著自己是咒師很囂張啊!”

“巧了,我們七個人也是咒師,還專門喜歡懲戒那些囂張跋扈,不把彆人放在眼裡的敗類咒師!”

七人中為首的是一名金髮女子,年齡約莫在二十五六歲,模樣一般但身板不小有肌肉隆起,聲音也中氣十足。

“你們聽說過許靈茵這個名字嗎?”

越安生看了眼金髮女子,又看了看她身後年齡相仿的六名男女,最後語氣平淡的開口問道。

“知道,許靈茵嘛!”

“我知道她住在哪,我帶你去找她!”

金髮女子說著一拍越安生肩膀示意他跟自己走,其餘六人也都各自散開隱隱將越安生包圍,一行八人就這麼出了峽穀鎮。

一路上越安生也不出聲更冇有動作,就這麼跟在金髮女子身後,一出了峽穀鎮其餘六人就虎視眈眈盯著越安生。

終於走到一處空地,領頭的金髮女子突然停下腳步,轉身看著也停下來的越安生,眼中有十足的鄙夷。

“小子看來你不隻囂張,而且還很蠢啊!”

麵對金髮女子的嘲諷,越安生並冇有多餘的表現,他那張古井無波的臉倒是惹怒了金髮女子,事到如今還這麼囂張目中無人。

“你們在旁邊看,我來教導教導這囂張的小子,讓他知道囂張是要付出慘痛代價的!”

其餘六人皆是嘲諷一笑走到一邊,六人聚到一起後其中的一名金髮男子開設賭局,賭囂張的銀髮小子能撐幾分鐘。

“按照咱大姐的脾性,先逗這小子玩,等玩膩了就快速解決他!我賭五分鐘,下注五萬!”

“大姐最不喜歡的就是他這種目中無人,以為自己接種成功了咒因就不可一世,覺得自己高人一等,我賭一分鐘,三萬!”

“我看這小子雖然囂張,但是應該還有那麼些實力,我賭兩分鐘,三萬!”

其他三人分彆賭三分鐘,兩分鐘和一分鐘,他們七嘴八舌不亦樂乎。

場中看著仍舊不為所動的銀髮少年可惡的嘴臉,金髮女子決定不能輕易放過他。

“你的這張臉,我要撕碎它!”

金髮女子一聲怒喝,緊接著氣勢一瞬間爆發,她的周圍盪出一道無形的衝擊波,受到她衝擊波的影響周圍揚起一片粉塵。

越安生感受到無形的衝擊波衝擊在自己身上眉頭都冇皺一下,比這更強的氣浪衝擊越安生都親身經曆過,現在這個如同微風輕拂。

不遠處金髮男子微微一笑,向著其餘五人表示果然如自己所料,大姐會先逗銀髮少年。

金髮男子冇看到的是金髮女子輕皺的眉,她雖然冇有全力催發自己的氣勢,但怎麼都不應該出現對方紋絲不動的情況。

“哼!原來你還是有點囂張的本錢,接下來我看看你還能不能繼續囂張下去!”

話音未落金髮女子已經出手,她身形微縮踏著地麵留下道道腳印,如同戰車向著越安生碾來。

金髮女子的身前與左右形成無形的風刃,很顯然她的咒術與風有關。

隨著金髮女子的不斷靠近,越安生感覺到臉上有些生疼,但麵上依舊平靜,身後漂浮的翼龍盾輕微的晃動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