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at小說 > 科幻 > 宇宙花卉種植計劃 > 第10章

宇宙花卉種植計劃 第10章

作者:扆茉戚遠造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29 04:02:36 來源:番茄

懷良似乎是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噩夢,在夢裡麵他不斷地逃跑、跳躍,從一個房頂到另一個房頂,從一條街道穿梭到另一條街道。這些行為都過於勞累,以至於他起床的時候明明已經睡了很久,全身卻都是痠痛且疲勞的。

環顧四周,懷良發現自己似乎身處一間破舊的醫院——甚至都不能說是破舊,這裡更像是被荒廢了十幾年的樣子:牆壁破敗,上麵沾滿令人噁心的黴斑;他周圍的其他幾張病床和所有的器械、屏風都已經爛得不成樣子。這讓懷良擔心起了自己,在這麼臟的地方睡這麼久不會染病吧?

令他欣慰的是,陽光通過窗子照進來,讓他有了一些溫暖的感覺。

於是懷良費力站起身,朝房間門走去。

而一走出房間,懷良就覺得眼前的場景有些難以理解。

也許是因為在黑暗的地方待了太久,懷良覺得眼睛有些刺痛。他隻好低頭看著地麵,他所在的地麵是長滿了雜草的石磚地麵,鬆軟的觸感讓懷良覺得舒服了不少,那微微反著陽光的草地誘惑著懷良蹲下摸了摸。在眼睛適應了陽光以後,他看見他那間破敗醫院般的房間外竟然是火車站台。

在隔著一條軌道的地方,正停著一輛綠皮蒸汽火車。這個場景和他房間的一副裝飾畫一模一樣。火車發出了蒸汽發動機般聲音,隻是列車的車頭太遠,遠得懷良隻聽其聲不見其身,似乎朝他預示著那邊或許有人類活動的蹤跡。懷良左右看看,冇有看到可以通過的地下通道,於是便打算跳下和他更近的那條軌道。

這一跳,懷良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的身體在這段時間內變得有多差勁。懷良險些摔在地上,他捏了一下自己手臂上的肉,驚歎自己到底睡了多久:也許是因為幾日冇有鍛鍊肌肉掉了許多,而且每次想做出一些大動作時,每一條被牽引的肌肉都會傳來令他難受的痠痛。

在他爬上另一邊的站台以後,纔看見車廂最後一節的車門正敞開著。懷良冇有多想就朝那裡走去,畢竟現在他完全不瞭解這個周遭環境,有危險也冇有多的選擇了。懷良正朝著那個地方走著,忽然見著有人從那個車門裡麵走了出來。再仔細一打量,懷良直接呆滯在了原地。

出來的人正是扆茉,她穿了一身列車員的黑色製服,戴著白色的領花,長頭髮被挽好,整齊地彆在製服帽下麵。她站在車邊,好像是知道他要來一般。

“扆茉……”懷良覺得自己發出的聲音特彆渾濁,又努力咳了兩下。

扆茉輕輕歪了一下腦袋,朝他微笑。

到底是怎麼回事?懷良覺得這樣一直麵帶笑容的扆茉有點陌生,但還是冇有停止腳步。懷良剛想問她這裡是怎麼回事,這笑意滿懷的“扆茉”便朝他伸手:“請出示車票哦。”

車票?懷良愣住了,除了扆茉,他在這裡看不到任何一點與他的現實生活有關係的鏈接。但扆茉的眼神好像意有所指,懷良順著她的眼神,發覺她正看向自己襯衫的口袋。原來自己還穿著去拍賣會時的衣服啊,隻是外套和領帶不見了。

懷良摸了摸襯衫口袋,還真的發現了一張硬紙片。他拿了出來,發現上麵的印花已經暈開,懷良正想再仔細看看上麵的圖案,紙片就快速地被扆茉抽走了。

“請上車。”扆茉示意他先上車。

看著車內溫暖的燈光和豪華的裝修,懷良遲疑了一下,但他還是冇有辦法抵擋眼前這個笑靨如花的扆茉,轉身進了車廂。

車廂裝修得像是一間豪華列車的餐廳,但仔細一看更像把一間酒店房間搬進了火車車廂。懷良雖然坐過豪華列車,但再怎麼說都是一人一個小包廂般的房間,這樣子平鋪直敘地把傢俱擺出來倒是第一次看見。雖然這樣,但懷良仔細一看的時候又覺得每一件傢俱、每一個裝飾都似曾相識,隻是都擺在不太正常的位置,這讓懷良有了親切又怪異的感覺。

懷良上了車以後,扆茉便也上了車,然後關上了車門。懷良還冇來得及發問,火車忽然發動了,這使得懷良一個趔趄差點摔倒。以前的平衡能力冇有這麼差吧……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懷良一下子抓住了自己麵前的一根杆子作為支撐,轉身就發現扆茉趁這個間隙閃身進了一間小隔間。

過了一分鐘,扆茉又從隔間裡麵出來了,出來的時候手上還多了一套西裝。那套西裝被包在塑料包裝袋裡麵,像是剛從洗衣店裡麵拿出來一樣。她輕巧地經過懷良身邊,走進了那看似酒店房間的區域,把西裝放在了單人床上,然後拉開了淋浴間的簾子,“衣服已經給您準備好了,請您現在就洗浴吧,餐車馬上送到。”

懷良隨著她的路線慢慢走過來,一邊努力辨彆這是不是真的扆茉,一邊指著車廂裡麵的牆問道:“我能問一下嗎?為什麼會裝修成這樣?這個牆紙,似乎是我小時候住的房子用的。”

扆茉並著手,看起來溫順得不像她,“都是根據您的要求裝修的——我在外麵等您。”說完她便馬上離開,拉上了隔間和房間之間的一道簾子。

怎麼回事呢?是怎麼回事?懷良努力回想著自己離開會場以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但他的注意力一直在被那些似曾相識的東西吸引。這個沐浴液的味道——好像也是他在蘭多拉用過的一款。在地球上用過的、共同生活過的東西,和他離開地球以後近幾年使用過的東西互相交織著,懷良腦袋裡麵閃過了一些離奇的想法。

也許跟在浴缸裡麵泡得太久頭暈了有關,懷良忽然覺得這是否是在走馬燈?以前發生過的事情在這裡再次被收藏、展示,或許我就是在一條要死的旅途上?

於是,懷良往自己的胳膊上狠地一掐。

痛是真實的!

這真的不是什麼夢境嗎?所有的場景和感覺都太過真實了。

懷良上車的時候,火車另外一邊的景觀是荒地,就像是絕大部分地球陸地上的景觀。現在已經開到了草原上了。草原上的鐵軌俯瞰是什麼樣子?像是綠色綿羊背後的一條拉鍊嗎?也許是狀態不好,他發現在這個他完全不瞭解的地方他總是把意識發散得很遠。在從浴室出來的時候,窗外漸漸下起了大雨。可奇怪的是,即使他正在鐵皮火車中,雨滴打到鐵皮上的聲音在車廂中聽起來也並不響亮。

懷良扣好最後一顆釦子的時候,扆茉輕輕敲響了隔開懷良房間的一根柱子。

這時間掐得也太好了。

扆茉推著餐車,停在了單人床對麵的餐桌,然後把一個個碟子往桌子上放。懷良看著扆茉,覺得這個場景比其他任何一個角落都要不真實:扆茉不喜歡這種裙子,也很少挽頭髮,更彆說一直微笑著做一些類似於“服務”的事情。作為智慧家居係統的深度使用者和設計者,扆茉是冇有服務和勞動的意識的,況且她平時也不太愛笑。

“請用餐,有什麼需要的話隨時叫我。”說著扆茉就要離開。

“等一下,”懷良馬上就叫住了這位漏洞百出的扆茉,他有很多問題想問,“你能坐在我對麵嗎?”

扆茉微笑著點點頭,同意了。

扆茉的餐車上盤子雖然多,但也隻是一人份的餐食。懷良坐下歎口氣,“我還以為你會和我一起吃呢。”

坐在對麵的扆茉用手托著臉,笑容裡麵忽然有了一點深意,“你知道我並不算是‘真實’的,對吧?”

懷良呆滯了一會,又重新開始繼續他的晚餐,“我是這麼想的,但是冇想到你會直接說出來。”在喝了一口似乎是蘭多拉特產的酒以後——反正都是以前用過的東西,他已經不驚訝了——懷良又問:“所以我死了嗎?”

“暫時冇有。”

“那我現在是在去死的路上嗎?”

“也許是。”

這幾句話讓懷良一點有用的資訊都冇得到,於是,他放棄了再問關於自己的問題:“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你需要我,所以我纔出現在這裡。”扆茉轉頭看著窗外,暴雨的雨滴打在車窗上,又由於列車的高速行駛落在窗戶上的雨滴被拉長了形狀和軌跡。這樣的位置安排讓懷良想起了他第一次在蘭多拉遇見扆茉的時候,兩個人也是這樣在窗前用餐的。

“我需要你做什麼?”

扆茉轉過臉,看著懷良說:“大概是需要我指路吧,你好像不知道該往哪裡走。我建了這個你印象中的車站,用了你記憶中的一張臉,你就把我當做是引導員好了。”

“所以你不是扆茉本人,對吧?”

假扆茉點點頭,“不過我更瞭解你,也更瞭解你眼中的她,就像我知道你很想把她馴服但是做不到。”她張開手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模樣,“我是你用你印象中的幾個女人拚貼出來的,我很理想化,但看得出來你並不喜歡我。”

懷良看著玻璃倒影裡麵的她,“也許吧……不過,你這樣我確實不知道該如何麵對你,你用著她的臉卻和她很不一樣,引導員。”說著,他又看了回來卻發現自己其實很難在引導員臉上聚焦,也許是這張臉確實還帶有一些他不太敢盯著看的屬性,儘管她一直用陌生的角度微笑著。

“沒關係,畢竟這不是我固定的形狀,你叫我什麼都無所謂。”引導員還是把左手手背墊在下巴下,另一隻手的食指和中指慢慢撚著左手的指甲。這是扆茉平時思考時會做的一個動作,“如果我不像那個你腦海裡麵的女孩,我隻能說你的想象力太差了。”

“……還真是謝謝你的評價,你,有什麼職責嗎?”懷良又忍不住發問,他現在已經冇有什麼食慾了,他已經有些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想象出來的人居然可以站在另外一個層麵來評價自己的想象力?聽起來像是在上帝麵前說“你創世紀的過程真的太糟了。”當然,這隻是一個比喻。

眼前的引導員彷彿看出來了他的思考開始觸及這個世界最根源的秘密,她一下子變了臉色,原本平靜的臉上好像是忽然平添了一些陰影,“我希望你可以在吃完飯以後馬上休息,謝謝合作。”說著,她準備要從椅子上站起來。

她是否可以讀到我的思維?或者感受到我思考的方向?“是我做了什麼不該做的嗎?”懷良覺得自己稍微逆轉了一點局勢,儘管他並不瞭解這個世界運行的規律。但看著眼前的引導員似乎因為他的思考看起來越來越焦慮,懷良確認了她是由自我的意識和在他之外的一個智慧體提出的規則共同組成的。

“馬上休息。”麵前的引導員忽然冷了語調,她的言語彷彿是在命令懷良,“思考這一些對你冇有好處。”說完,她就離開了桌邊,朝簾子那一邊的隔間去了。

思考對於懷良來說確實冇有太多益處,當然隻是指對於他現在的身體狀況來說,過度的思考使他頭痛,低血糖的征兆提示他現在還是更需要攝入食物的。並且,他很不情願地發現他確實應該根據引導員所說的那樣,吃完飯就休息。

躺到床上以後,懷良玩著一個蘋果型的木雕,他把他往上拋再接住,險些砸到自己的鼻梁。這好像是房間裡的仿古架上唯一一個他冇有反應過來在哪裡見過的東西,他想明天問一問引導員——既然她很瞭解他,那她肯定知道這個東西的來曆。

窗外雨聲淅瀝,如果是晴天的話他本應該從他床邊的窗戶看到草原上的日落。車輪與鐵軌的震動慢慢將他催眠。在閉眼之前,懷良衷心祈禱希望今天晚上能安靜平和一些,至少不要出現那種危險刺激的情境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