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at小說 > 玄幻 > 誤入異世開掛修仙 > 第10章

誤入異世開掛修仙 第10章

作者:陳默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9 09:32:03 來源:番茄

“哈哈哈,你這小娘子真是俊俏,還跑?你能跑的了嗎?”一名黃金軍士兵正在追著前方的女子。

冇幾步女子就被堵在了一個角落,看著眼前邊靠近自己的士兵正在脫去去衣物,女子哪裡還不知道要發生什麼,朝著對方就是一口,趁對方愣神之際跑了出去。

“跑不了了吧,誒呦!媽的,你咬我!找死!”剛剛還在戲謔的黃金軍頓時急呼,拿起手中的長槍就朝對方後腰紮去。

噗~頓時血花四濺,女子緩緩倒在了血泊之中。

“軍爺,你看我家這個樣子,我是真的冇有錢啊!”一位身形佝僂的老者被一隊黃金軍圍在中間,止不住的哀求道。

“冇錢?冇錢就燒了他的房子!”一位頭目模樣的黃金軍厲聲厲色的說道。

身後的士兵也拿起火把就朝著房頂扔去,頓時房頂的稻草就被點燃,大火很快就燒了起來。

“我的房子啊!我、我跟你們拚了!”老者看著自己燒著的房子,絕望的朝著點火的黃金軍衝去。

“你個老東西,去死吧你!”點火的黃金軍拿起手中的長刀就向老者砍去。

片刻老者便冇有一絲生機的倒在了地上,胸口的大洞還在向外淌著鮮血。

“放開我的孩子!我跟你們走!”一位母親看向黃金軍手裡的孩子,絕望的嘶吼著。

“哈哈哈!現在想通了?晚啦!”說完戲謔的看了看那女子,將還在繈褓中啼哭的嬰兒猛地朝地上摔去。嬰兒落地之後便冇了動靜。眼見是活不成了。

“啊!我的孩子!我也不活了!”嬰兒的母親眼神裡充滿了絕望,朝著對方就衝了過去。

噗~一把帶血的長刀從她的身體裡抽了出來,鮮血不住的從傷口流出。

“孩子......我的孩子......”女子用儘最後一絲力氣朝著自己的孩子爬去,在耗儘全身最後的力氣之後終於握到了孩子的小手。完成了最後心願的女子,腦袋一歪栽在了血泊之中,生機全無。

“殺啊!”趕來的援軍看見眼前這一幕幕,頓時眼睛紅的都要冒出血來。

“列陣!”一個略帶哽咽的聲音傳來,正是剛纔那名將領。原來前方淪陷的地方正是他家所在區域,但想起陳默的命令,強忍著衝上去砍翻對方的衝動,朝著身後的隊伍命令道。

五百人迅速整隊,刀盾手在前,長槍、長刀手在後。

隊形還冇有完全列成,黃金軍便衝了上來。一開始永安城守軍人數占優,對方也冇有發起像樣的攻勢。可是隨著敵人越來越多,便不斷有傷亡出現,陣型也慢慢的散亂起來。

“穩住陣型,邊打邊撤!”將領看著人數越來越少的隊伍,朝著眾人命令道。

此時,每一名將士都感覺時間過的是如此的緩慢,一炷香、半個時辰、一個時辰。僅僅一個時辰,就好像過了幾輩子一樣。

黃金軍仗著自己人數優勢,依舊猛烈的進攻著。

突然,一陣耀眼的金光由遠及近,正是飛奔而來的陳默,看到剛剛離開自己的部隊由五百人拚殺到隻剩二百多人,眼神淩厲的朝著對方看去。雙手連連揮動,九隻金鷹立即朝著對方陣營衝去。

“修仙者!快跑啊!對方有修仙者!”早就見過二位總旗威風的黃金軍更是知道修仙者的厲害。在看見陳默祭起飛鷹攻擊的那刻,便冇了再戰之心,連忙朝著城門跑去。

“想跑?”陳默哪裡會給對方機會,指揮著九隻金鷹在敵方的隊伍裡來回的穿梭著,金鷹的每一次俯衝都能消滅幾十個敵人。

很快陳默便追到了北城牆的腳下,一路上城中百姓慘烈的景象深深地刻進他的腦子裡,雙眼已經的血紅。

城牆上,還在依靠地勢拚命抵擋的一百多守軍看到了奇怪的一幕,剛剛還殺氣騰騰朝著城裡衝殺的黃金軍,此時好像碰上了貓的耗子,玩命一樣朝著城外跑去。

就連剛剛進攻他們的黃金軍也一樣,聽見呼喊聲也不管不顧的跑了。

這是什麼情況?還冇等眾人回過神來,在他們眼前的天空之上,就出現了幾隻金光閃閃的大鷹,金鷹每一次俯衝而下,都伴隨著敵人的一片慘叫聲,很快陳默就出現在了他們的視野裡。

“是陳大人!是陳大人來救我們了!”將士們興奮地呼喊起來。

“跟著陳大人一起衝啊!”也不知道是誰高呼一聲,眾人便一起朝著逃跑的黃金軍衝去。

來到北城門,看著從缺口一直延伸到城裡的屍體,陳默被將士們那股視死如歸的精神深深的震撼了。眼睛不由得濕潤起來,猛的吸了一口氣,看向正在逃跑的黃金軍,眼神裡就隻剩下殺意!

“殺!”陳默運氣靈力高聲喝道,一時間九隻金鷹又急速的飛出,一片片血花飛起,數十個人頭沖天而起。

已經殺紅眼的陳默飛奔追上,哪裡人多就讓金鷹去哪裡衝殺。

看著殺神一樣的敵人,黃金軍再無一戰之念,紛紛朝著城西的營寨跑去,似乎到了那裡就能活命一般。

在後麵追殺的陳默,看到前邊發瘋一般逃跑的敵人,眼神裡卻是一絲憐憫都冇有,依舊的殺戮著。

此時,黃金軍眾人聽著身後不斷傳來的慘叫,看著不時濺到身前的鮮血,都恨不得多生出幾條腿來,生怕自己跑慢一點就會被殺掉。

這是一條由敵人鮮血鋪成的道路,從北門開始,一直延伸到西門。

此時還正在拚命守城的將士突然發現,城外五裡之處有一大隊黃金軍,正在朝著西城牆之外的黃金軍大帳衝去。

即使在城牆上也能聽到對方哭爹喊孃的叫聲,就好像後邊有什麼妖魔鬼怪一樣。

黃金軍的中軍大帳之內,因為二位總旗已經前去北門支援,隻留下各自的副官指揮著攻城。

突然,一陣陣喊叫聲從北邊傳來,二位副將立即登上雲梯,往北方看去。

這一看不要緊,看到北方退回來的黃金軍,二人脊背上冷汗直冒,相互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的擔心。

“北方有二位總旗大人,怎麼可能會產生潰軍?”最終還是巽旗副將率先忍不住朝著對方問道。

“可能有意外發生,咱們不得不防。”兌旗副將眼神有些凝重,想了想朝著地麵的傳令官道:“傳我軍令,所有人馬立刻集結。”

“得令”雲梯下早已等候的傳令官迴應之後,立即翻身上馬朝著各部傳令而去。

此時北方的潰軍已經接近大營,在雲梯上觀察的巽兌二位副將發現,在人群之後的天空之上,不時有一道道金光閃過。

“你看那是什麼?”巽旗副將一邊用手指著天空,一邊朝身邊問道。

“不好!是仙法!”兌旗副將在仔細的觀察之後,突然發現那一道道金光竟然是一隻隻金鷹,不由得高聲驚呼道。

“全體弓箭手準備!朝著北麵我方部隊的末尾,射擊!”巽旗副將聽聞對方的猜測,連忙下命令道。

咻咻咻~一道道箭矢朝著潰軍的末尾飛去。

“啊!”一聲聲慘叫也接連傳來,一部分的黃金軍因為吊在末尾被箭矢擊中。可憐,冇有在戰場上被擊殺,冇有被身後強大的敵人擊殺,反而死在了自己人手裡。

陳默看著從黃金軍營帳內射來的漫天箭矢,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當下全力運轉靈力,隻見九隻雷鷹結合成一麵半球體似的盾牌,轉動著護在了陳默的身前。

叮叮噹噹,密集的箭矢射在了盾牌之上,但盾牌卻冇有一絲一毫的晃動。修仙者武器與凡人武器的差距顯而易見。

“說!到底怎麼回事?北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巽旗副將朝著潰逃回來的士兵問道。

“大~大人,”士兵結結巴巴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解釋。總不能說彆人跑我也跑之類的話吧。那不就等同於找死麼。

“啪!”一個響亮的耳光打在了此人的臉上,看著巽旗副將怒目而視,又要抬起的右手,潰逃的士兵,哭也似的說道:“我們正在圍攻北門城牆上的守軍,那個能操控金鷹的人就從後麵殺會出來,手段凶殘以及,我們就跟著大部隊一起跑了回來。”

“啪!”又一個耳光扇來,兌旗副將朝著此人陰沉沉的道:“我問你,前去北門攻城的二位總旗人呢?”

“我、我、我不知道。”潰逃士兵眼睛不住的轉動在想著如何能夠活下去。

看著巽旗副將高高舉起的佩劍,士兵突然高聲道:“我知道啦!梁老四是第一批往回逃的人,他一定知道。”

“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去,一盞茶的時間內把梁老四找回來就放過你,否則!”兌旗副將朝著士兵眯起了眼睛說道。

看著似乎要將自己看透的眼神,士兵的雙腿突然間顫動起來,可嘴中卻不住的說道:“我這就去,我這就去,他就在人群中。”

相互對望了一眼,二位副將都從對方的眼神裡看到了一絲的擔憂。

很快,梁老四就被帶了進來,冇有任何廢話很快就一五一十的交代自己知道的事情。

聽著梁老四的描述,二位副官都明白,朱剛趙玉二人多半就是死在了這操控著金鷹的修仙者手中。

梁老四剛剛離開,巽旗副將迫不及待的轉身問道:“二位總旗凶多吉少,我們下一步怎麼辦?”

“如果就這樣退回去,你我二人必死無疑。”兌旗副將摸著下巴分析著:“隻有不惜一切代價將那操控金鷹的修仙者抓住,纔有一絲活命的機會。”

“抓修仙者?”巽旗副將猛的高聲喊道,似乎聽見了什麼不可能的事。

“對,我們現在還有將近兩萬多人,用人堆也要把他堆死!”兌旗總旗咬著牙齒接著說道:“這也是你我二人唯一的活命機會。”

“好,就這麼辦!”

很快一道道命令傳出,首先命令其他兩個城門的攻城人員立即撤回。其次命令西城門外所有的攻城計劃撤銷。最後出現在營寨之內的五千人進攻陳默。

此時陳默也正在往營寨之中前進,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將如此窮凶極惡的匪徒全部斬殺,用來祭奠此戰中犧牲的英雄們。

“殺!”突然營寨喊聲震天,打斷了陳默的思考,隻見一片黑壓壓的人群朝著自己衝來,手中搖晃的武器閃著寒光。

“來的好!省得我費事了。”說完,陳默便將全部靈力注入到金鳴雷鷹之中,九道金鷹騰空而起,不斷的在陳默的頭頂盤旋著。

看著越來越近的敵人,陳默突然雙手掐訣口中念道:“金破萬物,雷震四方,金雷皆動,銳不可當,滅!”

隨著陳默口訣唸完,右手猛的朝著天空一指,九隻金鷹快速的聚集到了一起,身體逐漸消失,然後一隻巨大的金鷹出現在天空。

一聲震耳欲聾的鷹唳響徹雲霄,巨大的金鷹猛然炸開,以金鷹為起點,九道金光朝著前麵的人群每人掃去。

噗噗噗~一道金光掃過,瞬間數百人被攔腰斬斷,直到自己的腦袋已經撞擊到地麵,眼睛裡還是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

噗噗噗~又一道金光掃過,剛剛還在慶幸自己冇有被金光掃到的人群就看見了自己的腰帶,心中還在疑惑,什麼情況?腰帶怎麼會在這裡?直到腦袋落地的疼痛傳來,才明白自己已經被金光掃掉了腦袋。

九道金光掃過,以陳默為中心,敵人成片成片的倒了下去。

雲梯上的巽兌二位副將,揉了揉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景象,五千人,整整五千人,一個照麵就全部被滅。

可事實就在眼前容不得你不信,二人的眼神由猜疑變為驚恐,相互對望了一眼同時吐出一個字“撤!”

說完便再也不顧戰場上的情況,騎上馬匹朝遠方逃去。

也虧的二人冇有再多做觀察,此時的陳默在藉助古寶金鳴雷鷹釋放完法術之後,渾身的靈力被瞬間抽空,眼前的事物都有些模糊,隻是憑藉自己身體那超長的韌性堅持著站立。

“陳大人!”追隨而來的北門守軍,看見前麵站在原地不動的陳默連聲高喊道。

等來到陳默身邊,眾人都被戰場之上的景象震撼到了,一名士兵猛然跪下,嚎啕大哭起來:“娘啊!陳大人為您報仇啦!”

這一聲大哭,讓還在眩暈之中陳默清醒過來,定了定神,發現是自己人,原本緊繃的神經便放鬆下來,眼前一黑便直直的朝地上倒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