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at小說 > 科幻 > 少女與偽症 > 第5章

少女與偽症 第5章

作者:易祥羽沐梓秀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08:34:39 來源:番茄

易祥羽坐在大廳的沙發上,手裡拿著實習生的吊牌,身上罩著一件很誇張的白大褂。

今天是週末,卡爾提斯區研究所裡的人看上去並不太多,除了麵無表情的前台小姐姐和倚在大門旁打盹的保安大叔,往來出入的人屈指可數,讓易祥羽不由得懷疑自己是否來錯了地方。

竹瑩這邊的效率令人咂舌,一週之內就搞定了易祥羽的入職體檢政審等手續,隨著郵遞而來的還有印著自己大頭照的實習證與工資卡,照片上稚嫩的易祥羽洋溢著中二與非主流的氣息,不知道是他們是從哪裡扣下來的。

易祥羽的小電驢忘了充電,站在馬路上到處攔出租車。大多數司機師傅一聽要去滿是管製區的卡爾提斯山附近,都紛紛擺手,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願意拉自己的,又看著易祥羽呆呆的樣子想狠宰一筆。易祥羽數著錢包裡為數不多的鈔票,咬咬牙,在公交車上搖到昏天黑地。

但真正到看到了HKL斥資百億的建築群,坐在窗明幾淨的研究所大廳裡後,不知是不是存在什麼企業文化,這裡給人的整體氣氛都是慵懶且冷清的。易祥羽憑著實習證領到一件介乎於弗蘭肯斯坦與瓦格斯塔夫風格的實驗室外套,穿上後莫名有種科學怪人的氣質。

“小羽!你來的好早。”大廳裡忽然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易祥羽抬起頭,看見一個梳著很高馬尾,臉上有著嬰兒肥的女孩撲了過來。易祥羽被矮自己一頭的少女抱在懷裡,胸口巨大的壓力讓她喘不過氣來。

“都是學姐的錯,聽說你把屠夫揍慘了,當時有冇有受傷呀。”

易祥羽心想這新聞傳來傳去都變成我把彆人揍慘了,那受傷的也得是屠夫纔對。

“沒關係的學姐,你當時也是為了幫我,是我自己犯傻。”易祥羽看著陳紫在自己肩頭鼻涕一把淚一把的,有點心疼新衣服。“不要太自責了。”

“學姐一定會向李先生彙報這件事的,到時候給你出口惡氣。”陳紫捏著拳頭說道。

“那就謝謝學姐了。”易祥羽苦笑了一下,“學姐週末不休息嗎。”

“本來是不上班的,但是聽說小羽你要來,李先生挺重視的,所以特地讓我給你入職培訓一下。”陳紫又回到了那個大姐姐的形象,“人事部本來就清閒,就算這周雙休冇了,平時摸魚也能摸回來。”

“還可以這樣嗎……”

“行政層隨意,但研究員不行,你們可是要拿出真材實料的。”陳紫忽然壓低了聲音,“聽說首席研究員是個帕國人,對這方麵拿捏得很死,小羽你去了可要多看彆人眼色行事。”

“我知道了,謝謝紫學姐”

二人一路聊著,在員工電梯處刷了卡。易祥羽看了看牆壁上的按鈕,發現研究所地下居然有足足二十層。電梯一路平穩向下,剛開始的幾層隔著玻璃還能看到是視野寬闊的辦公區,再往下,漆黑的水泥承重柱擋住了二人的視野線,頭頂的日光燈散發著唯一的光。

“存放生化材料的倉庫都在最底層,但為了保險,在建造研究所的時候澆上了水泥外壁。本來是一個很好的觀光電梯來著,現在壓抑死了。”

易祥羽抬頭看了看四周,確實有種饑餓站台的感覺。

“不過你放心,海外那些研究所和總部都不是一個層次的,無論是安全上還是事故處理上。在這裡麵上班可比市長先生安全的多……”

陳紫話音未落,電梯上突然傳來轟隆一聲,四周劇烈的抖動起來,唯一能夠提供光源的日光燈管也被這突如其來的爆炸聲給震碎了。易祥羽尖叫一聲,扶住一旁的把手,天花板上不時落下細濛濛的塵土,把二人嗆的咳嗽不止。

“他奶奶的,要不要這麼打我的臉。”陳紫一邊小聲罵道,一邊按著牆上的按鈕。“好歹不要讓我在後輩麵前出醜啊。”

“發生什麼事了,紫學姐。”易祥羽隻覺得自己腦袋嗡嗡的響,電梯裡漆黑一片。陳紫拿出裝在口袋裡的小手電,大力的踹著電梯門縫。

“大概是技術部門又在調試新裝備了,我猜的。”陳紫氣喘籲籲的說道,“快來幫我一把,等上去了我一定要告訴李先生,讓他削減技術部的預算。”

易祥羽幫陳紫拉開電梯門,門外的走廊漆黑無比,唯有陳紫的小手電散發著孤零零的光。看來這不僅僅是電梯的電力係統出現了故障,整個研究所電源都被切斷了。陳紫嘖了一聲,拉開寬大的白大褂,將腰間槍套裡彆著的一把槍分給了易祥羽。

“給你,這大概就是你的第一課了。”陳紫拿出兩個裝著透明彈頭子彈的彈夾,熟練的裝入那把造型小巧的魯格p-80手槍中,滿臉德意誌鐵十字突擊隊前往斯大林格勒的決然。

“這裡麵是空壓彈,上屆技術部長的得意之做,雖然冇有彈頭,但擊中目標後,釋放的壓縮氣體會極速膨脹,就像蟻人鑽進了滅霸的屁股裡再變大的效果。”陳紫介紹道,語氣就像在給易祥羽推薦南區唐人巷裡的小吃一樣,“打起精神,羽寶,根據員工手冊上說的,這很有可能是一場k級生物泄露事件。”

易祥羽傻了,她張大著嘴,像個跳過遊戲教程的萌新一樣聽著陳紫的話。

這算是什麼事啊,研究員的工作不應該左手試管右手燒杯,等待反應的過程中看看窗外,記錄數據後再去樓下喝一杯幸福咖,哪裡說過還要隨時處理這種事故?怪不得HKL每年花大價錢引入科研人才,合著都是消費品來著。

易祥羽感覺自己不像科研人才,更像是科研木材。

“彆被生物泄露的名頭嚇到了,羽。”陳紫看了看身後縮成一團的易祥羽,不禁安慰道,“k級也分很多種的,小到實驗室助手把試劑違規扔進垃圾桶,大到儲液槽破損都會觸發這個警報。我們隻要回到辦公層,剩下的事交給災害應急中心就好。”

易祥羽點點頭,抓住陳紫伸過來的手。走廊裡死一般的寂靜,兩個少女的腳步聲在其中迴盪。

爆心似乎離他們不遠,得益於厚厚的水泥外殼與堅固的承重柱,易祥羽和陳紫不至於被活埋在電梯之中。但這一層的走廊和房間就冇有那麼幸運了,到處都是被震碎的玻璃與散落的廢墟,看上去承受了很大的衝擊。

陳紫撿起一根脫落的金屬棍,把麵前攔住二人的玻璃徹底敲碎。中央空調也停機了,空氣變得濕熱煩悶,兩側巨大的廣告牌上貼著HKL的宣傳圖,穿著白大褂的女人舉著大拇指,在黑暗中展現著詭異的笑臉。

腳步聲經過空蕩房間的折射向四麵八方傳開,易祥羽不止一次的被自己嚇到。陳紫用金屬棒敲碎牆上的應急物品箱,把其中一個東西交給了易祥羽。

“戴上夜視儀,也許會好受一點。”陳紫說,“這種東西每個應急箱中至少會有一個,留給射擊成績最好的組員。不過眼下估計也用不到了,再向上一層,就能回到辦公區。”

易祥羽點點頭,冇有拒絕。雖然夜視儀的視野裡一片綠色視距狹窄,但好歹讓她不再畏手畏腳,生活恢複了自理。二人沿著牆壁緩緩前進,已經接近應急樓梯間了,這時頭頂傳來一陣腳步聲。

“大概是‘瘋帽子’來了,上麵反應還挺快。”陳紫站在樓梯口前,一手叉腰,以一種前輩的口吻說道,“等下遇見他們不用太過緊張,DEF建立就是為了保護我們這些人的。要是有不長眼的小隊長鄙視你你就甭理他,反正這次事故不是我們弄出來的。”

易祥羽笑了笑,她已經發自內心的把陳紫當做自己職業道路上的導師了。

陳紫推開應急門,迎接她的既不是整裝待發的HKL保衛武裝,也不是搶修線路的技術小組,而是一群穿著和她們同樣製服的員工,他們目光呆滯,血色滿身。

陳紫還在麵朝著易祥羽比耶,其中一個員工已經撲了上來,對著少女的後頸狠狠咬了一口。陳紫吃痛,肘擊來者,不由分說對著身後連開數槍,手電筒落在滿是血汙的地上。

無數花朵在他們身上炸開,每一發子彈擊中後都將帶起數不清的碎肉和殘肢,他們發出低沉的吼叫,有些人已經被攔腰炸斷,卻依舊伸出手,跟隨著人流向前蠕動。

陳紫想逃,卻被一雙手拉住,而後是一雙又一雙手。他們張大那饑渴的巨口,鋒利的指甲劃開少女的皮膚。陳紫的慘叫聲撕心裂肺,驚醒了站在原地邁不動腳的易祥羽。

她大口喘氣,胸腔裡彷彿塞了一個響器班子,陳紫淹冇在人流之中,她的腦袋裡隻有逃這個念頭。已經有零散的發瘋員工放棄了搶奪陳紫的企圖,衝著易祥羽一步一瘸的撲來。易祥羽尖叫著,朝向另一側的樓梯奔去。

這個時候,什麼災害應急中心,什麼前輩的告誡,通通都被易祥羽拋在腦後了。天道不古,鄰人相食,陳紫學姐可是生生被那群人給生吞活剝了。可憐易祥羽還是個第一天上班的實習研究員,不知道自己進了精神病院還是什麼類似的地方,連入職培訓都冇有做完,就要命喪研究所。如果上天再給她一次機會,理直氣壯的在家擺爛都比這樣的工作好過。

“上帝保佑佛祖保佑,來個人救救我吧。”

易祥羽一邊胡亂求神請佛,一邊不知下了多少級台階。研究所最後一層隻有一個長到令人覺得不真實的走廊,易祥羽一路狂奔,來到走廊儘頭的房間,厚重的防護門因電力缺失而虛掩著。少女走進房間,鉚足全力,將大門死死關上。

漆黑的房間陷入絕對的黑暗,易祥羽頭上的夜視儀歪在一旁,仍在敬業的工作著。周遭的應急燈忽然亮起,易祥羽摘下頭盔,環顧四周,目光卻被房間中那個巨大的培養罐所吸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