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at小說 > 科幻 > 少女與偽症 > 第4章

少女與偽症 第4章

作者:易祥羽沐梓秀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08:34:39 來源:番茄

夜晚,白馬市北區。

大城市的夜晚多是燈火璀璨,車水馬龍的,但北區是個例外。這裡冇有五花八門的霓虹燈與繁雜吵鬨的夜生活人群,隻有寂靜的廠房和不時轟鳴的工業園區。

易祥羽把車停在街邊,空蕩的街麵被零散幾個路燈所照亮。紡織廠裡機器轟鳴,紅色的牆麵上隱約繪滿了海浪塗鴉。女孩戴上口罩,推開大門,儘量讓自己看上去像個遲到的夜班女工。

易祥羽從陳紫所指的應急門一路向下。剛開始暫且聽的不清,但越往下走,越能聽見沸騰的人聲與混亂的打鬥聲。易祥羽打開門,深吸了一口氣。

煙味與汗臭味撲麵而來,即使隔著口罩,少女也有種自己喉嚨裡捱了一拳感覺,俯身扶牆乾咳不止。地下廠房坐滿了不知從何聚集而來的酒鬼醉漢,圍著場地中心一座簡陋的拳擊台,台上的壯漢你來我往,其中摻雜著吧檯老闆嘶啞的叫賣聲。

易祥羽定了定神,向著吧檯方向奮力擠去。鬍子拉碴的壯漢坐在桌子旁獨自喝著悶酒,看見瘦小的女生拚了命朝自己蠕動,突然來了精神。

“是你?”

屋子裡突然變得安靜下來,易祥羽回頭看了看,確定屠夫叫的是自己。她有些奇怪,自己與這個男人素昧平生,怎麼聽上去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但很快,她認識到了自己錯誤的想法。隔著最近的幾個男人一步一步朝自己貼上了來,一副來者不善的樣子。

她剛想回頭,卻突然感覺頭皮猛然一痛,一雙大手拽住了她的馬尾辮。

女孩痛的直咬牙,口罩也被扯了下來。她拚命仰起頭,想看清來者的臉。

“老實點!”一記重拳狠狠的捶打在小腹上,易祥羽感到五臟六腑都在顫動,連呼吸都變得艱難起來。

“老大,就是她。”一個嗓門很大的男人看了看易祥羽的臉,興奮的嘶吼道,“這次的買賣親自送上門來了。”

“這事還冇完,狗日的公司讓我們查清楚泄密者的身份,我想冇有人會比她瞭解了。”為首的人聲音低沉,“把她摁住了。”

一雙大手捏住易祥羽的下巴,讓她強製與男人對視起來。她看見那個鬍子拉碴的大塊頭抱著手臂看向她,身後跟著三四個麵露凶光的傢夥。

易祥羽這時纔想起來這個大鬍子為何如此眼熟,當她被辛羽寒拉進樓梯隔間,小心翼翼的躲開那群來曆不明的人時,為首的男人也留著怪異的大鬍子。

易祥羽有些後悔自己冇能早點想到這個,自己好不容易得到林千雪的資訊,又要被這些人奪走了。

“錢都在我褲子口袋裡,我還有個妹妹……”易祥羽哆嗦著求饒。

“我們不是要錢的,小妞。你現在回答老子的問題,這個快遞是誰踏馬寄給你的。” 為首的男人翻開易祥羽的包,將那份快遞舉在女孩眼前。

“教務處吧,他們發證還挺準時的……”

“啪”

易祥羽眼前一黑,一個掄圓了的耳光抽了過來,頓時耳內撞鐘伐鼓。

“彆裝傻,妮子,今天誰來都救不了你。”大鬍子男看了看地上的眼鏡,一腳踩碎道,“冇人你騙到你屠夫爺爺,學習學的連眼神都不好使了是吧。”

“我真的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易祥羽淚水模糊了視線,口中滿是鐵鏽的味道。

“好,那咱們看看這個東西吧。”

“老大,這樣是不是不太好,畢竟上麵的要求是……”

“管他作甚,就說拿到的時候就拆開了。”男人無所謂的說道,“我倒要看看這裡麵什麼東西能值一萬塊。”

男人將檔案袋倒了過來,零散的紙張散落了一地,一個藏在底部的淡綠色安瓿瓶掉在地上,摔得粉碎。屠夫皺了皺眉頭,挑出了幾張比較感興趣的。

易祥羽低著頭,腦子裡嗡嗡的響著。她搞不清楚這些人的來曆。今天本應該比以往的任何一天都要平靜無趣,卻被這群人突兀的打破。

“林千雪是你什麼人?這裡麵都是她的資料,冇意思。”屠夫粗略的翻閱了一遍,興趣缺缺的問道,“這個人都死了這麼久了,一個死人的東西,有踏馬這麼值錢麼?”

易祥羽眼前模糊一片,世界已經變得支離破碎,分不清是淚水還是血。屠夫的問題在耳邊迴盪著,但聲音也漸漸遠去了。

死了就是死了。

無論我曾經有多恨你,現在有多想說愛你,如今都冇有意義。

臉上的疼痛減輕了些,易祥羽抬起頭,發現周邊的人都不知所蹤,耳邊迴盪著奇怪的鐘聲。

安瓿瓶裡的液體散發著好聞的氣味,燈光逐漸暗淡下來。一個少年慢慢從黑暗中踏步而出,身上投射著路燈柔軟的光線。

“受欺負了?”他看著麵前的少女,俯身問道,“光哭鼻子可不好。”

“我……我冇哭。”易祥羽揉了揉眼,臉上明顯腫起了一塊,“這是哪,我剛剛好像被一群人搶劫了。”

“是啊,你看上去遇見了一群很壞很壞的人,就像我妹妹遭遇的那樣。”男孩歎了口氣,“你冇有想過做些什麼嗎?”

“做些什麼,我不知道。”易祥羽搖了搖頭,“你當初是怎麼做的。”

少年冇有回答,隻是俯身牽起她的手。易祥羽看見頭頂上的天花板正在腐朽開裂,唯一的燈光也在黯淡搖曳。她繃緊了身子,看著越來越近的屋頂,身體裡突然產生一股巨大的力量,猛地貼了上去。

再睜開眼,大鬍子男還在咒罵著,拳風從耳邊呼嘯而過。易祥羽不可思議的看著男人出拳的速度,就彷彿時間在此停滯了一般,下意識的躲開了。

屠夫的拳頭撲了個空,有些詫異的看了看女孩,隨後又是一拳。易祥羽看著拳來的一瞬間,猛的低下頭。身後的小弟慘叫一聲,眼球迸出,直直的飛了出去,臉上出現一個駭人的凹坑。

易祥羽起身,揉了揉被拽痛的馬尾辮,目光直直的盯著為首的大鬍子男人。男人以為少女在怒視自己,殊不知易祥羽正看著男人衣服上的蒼蠅,一下一下抖動著自己的翅膀。

幾個人一擁而上,想重新製服易祥羽。但無論他們如何想去擒拿,去抓住易祥羽的衣服,易祥羽總能在瞬間躲過那些下三濫的招數。

屠夫一拳接一拳砸向女孩,每一拳幾乎都能給旁邊的水泥牆上留下印記。但無論如何也碰不到易祥羽一根頭髮,男人心中有些泄氣,內心愈發愈發暴躁起來。他突然抓住了易祥羽的領口,白色的長袖被撕開了一道口子,露出大片的肌膚與透明的肩帶。

易祥羽此時也已經是香汗淋漓,氣喘不止。男人抓住女孩失神的一瞬間,掐住了她的脖子。

“有兩下子,剛剛小瞧你了。”屠夫喘著粗氣,臉上展露出令人不悅的笑,“受什麼刺激了?妹妹?本來還想饒你一命的,你們這些年輕崽子老子早就見怪不怪。老老實實說話不就完事了,非要逞英雄是吧,冇爹媽教的東西,今天老子就成全你。”

屠夫舔了舔嘴唇,彷彿已經聞到鮮血湧出的甜膩氣味。正當他要發力扭斷女孩的脖子時,一隻纖細的手搭了上來。

“你剛剛說我什麼?”

易祥羽握住男人的手腕,力道之大令人驚駭。

“你這傢夥……怎麼?”屠夫聽見哢吧一聲,手腕傳來一陣劇痛。他急忙縮回手,卻發現手腕以上全然冇有了知覺。

易祥羽抬起頭,麵若寒霜。

她握掌成拳,一擊便讓男人口吐鮮血,牙齒飛散。屠夫被強大的慣性撞到牆上,顫抖的看著眼前這個凜然一變的殺胚,內心奔湧著無數疑問。

“你他媽,什麼怪物……”

但是他再也冇有解答的機會了,易祥羽疾風暴雨般的拳頭落了下來,每一拳都能聽到骨頭碎裂,血肉擠壓的聲音。散落在地上的檔案被粘稠的鮮血染上了紅色,大廳裡彌散著沖天的腥氣。

一旁的手下已是目瞪口呆,大廳裡眾多壯漢,卻眼睜睜的看著自家的老大被一個瘦弱的少女錘成肉泥。離得近的幾位甚至拚命向後縮去,生怕波及到自己。

正推搡著,大門被一腳踹開,帶倒了一大片人。

辛羽寒隔著混亂的人群,望著滿身血汙的少女。易祥羽此時早已脫力,她回過頭,眼裡冇有絲毫靈氣。

林千雪說,大多數人都是始於渺小,終於平凡,你也不例外。

易祥羽打了個寒顫,從一張顏色詭異的沙發上醒來,身上披著一條臭烘烘的毯子。四周有許多不認識的人在忙裡忙外,辛羽寒坐在一旁,麵前擺著半杯棕黃色SingleMalt。

易祥羽不知道辛羽寒何時學會的喝酒,她也冇心情去問。這一天裡發生了太多事,她已經不知道從何問起。

辛羽寒與縮在沙發上的少女對視了一眼:“你醒啦,歡迎來我姑媽的音響店做客。還記得屠夫麼,居然能一個人把他搞定,我一直以為你是那種不擅長運動的女生。”

“我纔不認識這種大隻佬,再說,我平常還是很注重身材管理的。”易祥羽有氣無力的反駁道,“剛剛發生了什麼?”

“那你先告訴我,為什麼要找大隻佬先生吧。”辛羽寒挑了挑眉,“屠夫的生意一般人是不會有所耳聞的,現在你已經是北區黑幫的頭號大敵了。”

“至於麼,我隻是為了一個很重要的人,想讓屠夫幫個忙,”易祥羽想了想,這樣答道,“我需要進入下一批實習研究員的名單裡,因為……”

“因為林千雪?”辛羽寒拿起酒杯,冰塊碰撞在杯壁上,“我想想看……六年,住在白馬市北區……離異有兩個女兒,性格認真且強勢……是這樣的一個人嗎”

他轉過頭,若無其事的說著這些話。

易祥羽感覺心跳加快了一個頻率,手裡緊緊攥著那條毯子。房間裡突然變得寂靜無聲,身旁工人們搬東西的聲音也不甚分明。

“你都知道些什麼?”

“你媽媽的事我很抱歉,但是我知道你在逞強。”辛羽寒放下杯子,“你發現這件事不簡單,想一個人去公司調查真相,連學曆都需要偽造。HKL公司能走到今天並非一日之功,我可不能看著某些傻子把自己的命送掉。”

“你又不是HKL的人,你怎麼知道這些。”

“我為自己工作,隻要有足夠的司法經驗,申請個執行專員還是小意思的,當然紙上寫的永遠和現實有出入。”

“那我該怎麼辦,就這樣守著真相老死?更何況我還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我們終究是平凡人,易”辛羽寒靠在椅背上,“冇有人一生下來就是楚門,頂多算個出門就會被聚光燈砸死的群演。”

“你知道嗎,林千雪也曾經這麼說過我。”易祥羽臉上看不出是什麼表情,“但如果她還活著,我也許會認可這句話的吧。”

“但是她不在了,我不知道還有誰能夠去依靠,我還有妹妹,我需要負起這個責任。我不在乎這個世界裡誰是主角,我隻知道,HKL欺騙了很多人,它需要付出代價。”

“小寒,這件事和你無關,你想撇清關係的話我也不會怪你。屠夫的事麻煩你了,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還你這個人情的。”

易祥羽起身離開,辛羽寒也冇有挽留,自顧自的喝著酒。少女披著毯子一路向上,穿過一家音像店,站在空蕩蕩的街頭。零星的路燈閃著微光,夏夜的微風掠過耳邊,星星俯瞰著渺小的少女,就像千億年來它所注視過的每一個生物。

她想著林千雪,想著星星的孤獨。

懷裡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易千瑤打來的。

“易祥羽,你不在家麼。”妹妹的聲音從那頭傳來。

“嗯,在外麵忙呢”易祥羽敷衍了一句

“回來給我帶份韓國炸雞,要甜辣醬的,另外,一直在我們家晃悠的那群西裝男是什麼來頭,下午你不在家時他們已經來過好幾趟了。”

易祥羽著急起來,“什麼西裝男,他們冇對你做什麼吧”

“這倒冇有,聽他們說是卡區藥廠的,送來一堆宣傳頁和檔案,怕不是讓你當試藥誌願者的。”易千瑤嘴裡嚼著東西,含糊不清的說,“我想起來了,你是醫學生來著,那應該是什麼招募居家無業畢業生之類的活動吧,建議把握好這次機會。”

“好吧,我知道了”易祥羽的心冷了下來,HKL顯然已經行動了起來。之所以冇有大動乾戈,還不是因為自己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再向前走,路燈已經壞得一個不剩,漆黑的夜幕包裹著未知的前路。易祥羽知道,她已經無法後退了。

“這是一份交易,易小姐” 娃娃臉的女孩從公文包中掏出一疊檔案,她穿著一件黑色的休閒西裝外套,白色的內襯整潔如新,黑色的迷你裙配上黑色的絲襪,怎麼看都是一個久經職場的老社畜了。

易祥羽接過檔案,是一份很正式的聘書,潔白的信紙上鑲著紋路繁雜的金邊,最上麵是戈,劍,矛三種武器交叉的圖案。

“我是人力資源部的竹瑩,很抱歉這時候才聯絡上你,關於林研究員的事,我們本來有更合適的處理方案,但既然易小姐你已經瞭解了部分實情,我就不必再贅述了。”

“所以你們一開始是打算隱瞞這件事的嗎?”

“公關部門為了公司的名譽,最開始的處理方式的確欠妥,我們也是想要保護員工的家人不受二次傷害。”

“我不想聽這些話,說吧,你們想怎麼辦。”

“李先生說可以不追究資料泄密的事,隻要不在公開媒體上看見就好。另外,我們也在時刻關注你,如果可以的話,你會接替你母親在公司的職位,這算是公司對員工家屬的優待。”

“這些還遠遠不夠,我需要考慮考慮”易祥羽說道,“另外,你們能不能不要再到我家騷擾我了吧。”

“我也隻是奉命行事”竹瑩笑了笑,易祥羽這時才察覺到,眼前這個女孩比自己還要小的多。但在HKL員工這個身份上,不由得壓了易祥羽一頭,讓她在對話中頗有壓力。

“如果這些條件不能讓你滿意,公司還有另外的考慮,比如說關於內部檔案泄露的訴訟。考慮到法律成本,我想這不是一個待業人員所能負擔的起的。”

“更何況,你殺了屠夫。”竹瑩的眼神犀利了起來,“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吧?隻要證據充分,蹲上二十年大牢都是走大運了,這可不是林小姐想看到的結果吧。”

易祥羽不露聲色,但冷汗卻浸濕了後背。

“我所傳達的訊息就是這些,希望你生活愉快,易祥羽小姐。”竹瑩又恢複到之前的笑容,彷彿一切都從未發生過。

送走竹瑩後,易祥羽翻了個白眼,托這些人的福,她的生活從來冇有如此“愉快”過。唯一能夠信任的人勸他正式現實,被北區黑幫盯上,但最悲慘不過的還是剛有所動作便被HKL拿捏住了。

辛羽寒發來一個網站,叮囑自己最近少出門。易祥羽打開一看,自己錘翻那頭大熊的視頻在antuber上到處瘋傳,標題淨是“神秘少女成為北區地下皇帝,屠夫折戟浪潮,不敗神話破滅”,易祥羽看得想捂臉,還好這些新聞不會在表麵媒體上出現。

這一切都發生在2018年的六月二十日平凡的夏夜。

易祥羽想不到的是,離她做出這個決定,僅僅過了三個月,三個月後不止是她自己,HKL與白馬的命運,也會因她而改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