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at小說 > 都市現言 > 低調的教養 > 低調的教養第1章  第1章

低調的教養 低調的教養第1章  第1章

作者:陳瑞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8-02 11:55:07 來源:xiakexcx

《低調的教養》 小說介紹

主角叫陳瑞周思思的小說叫做《低調的教養》,它的作者是陳瑞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低調的教養》 第1章 免費試讀

我爸這人吧,說好聽點叫作有個性。

說難聽點,就是腦子有時候不著調。

很不幸的是,我遺傳了他這個特點。

所以他讓我把父母職業寫成「煤礦工人」的時候,我真這麼填了。

家裡有煤礦≈煤礦工人。

這個邏輯屬實有點跳躍。

我爸還振振有詞:「誰知道你們學校收集這個是想乾嘛呢,財不外露,你在外麵也低調點,要是被人綁架了,我最多花兩百萬贖你。」

也太小氣了。

我忍不住提醒他:「現在是法治社會了,我要是被綁架了,你應該第一時間報警,而不是跟綁匪討價還價。」

嘟嘟嘟……

我爸直接退出了群聊語音。

煤老闆就是這麼好麵子,連親生女兒的話也聽不進去。

我媽倒是冇退出聊天,略微擔憂:「你要是填工人,會不會被穿小鞋啊?」

「不能吧,這都21世紀了,還有老師不明白『職業不分高低貴賤』的道理嗎?往上數三代,誰家不是工農呀。」

但我冇想到的是,還真有人不明白這個道理。

這個人就是我的輔導員,史導。

家長資訊表交上去後,他開了個年級大會。

場麵話說完後,他拿出一份名單,唸了大概十來個人的名字,鄙人不才,也在其中。

我還挺高興呢,以為是軍訓標兵之類的表彰。

冇想到他唸完最後一個名字,話鋒一轉。

「我唸到名字的這些同學下午來我辦公室一趟,帶著戶口本和低保影印件之類的證明,申請貧困生獎學金。」

我環顧四周,除了我以外,那些被唸到的同學都顯得很不自在。

有的男孩子深深低下了頭,絲毫冇有要拿到獎學金的喜悅。

有的女孩子十分窘迫,臉頰和耳朵都通紅。

我是白羊座,總被批評魯莽但確實正義感氾濫的白羊座,當下就舉起了手。

史導看我一眼:「這位同學有話要說?」

我可太有話要說了。

「老師,我記得去年央視就報道過,說助學金評定時應當注重保護學生**。您這樣公開點名,恐怕不太好吧。」

謝謝煤老闆每天雷打不動的新聞聯播。

讓我成了一個善於引經據典的進攻型選手。

此刻,聽見我直白的批評和「央視報道」四個字,周圍同學都小聲議論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那些原本低著頭的「貧困生」,頭好像抬起來了。

史導的臉色顯然有些不好看。

他推了推眼鏡,看了眼名單:「你是周思思是吧?」

我說:「是的。」

他拿起筆,在名單上重重畫了個圈,然後看我一眼,皮笑肉不笑。

「老師這麼做是為你們好,輔導員的事情也很多,我們要儘可能選擇那些效率最大化的操作方式。也希望你能換位思考,多體諒體諒老師。」

我訝異:「原來效率最大化的代價就是犧牲貧困學生的尊嚴啊,泰勒的棺材板都要壓不住了。」

泰勒是管理學之父,研究管理和效率的那個。

在座的都是一路拚搏考上本校的,軍訓期間就把《管理學原理》翻了又翻的,可不止我一個。

當下有不少同學笑了起來。

史導的臉色更難看了,他把名單一摔:「都安靜!」

然後他盯著我:「周思思,你不想要助學金可以直說,不要耽誤其他想要的同學。這十個名額我是從學校爭取過來的,對學生要求也很高,品德不過關的話,名額隨時可以勻給其他學院。」

階梯教室裡頓時一片安靜。

大家都聽明白了,史導話裡話外是在威脅。

真不要臉。

他要是威脅我一個,我纔不怕。

可他拿十個名額威脅我,我不能不考慮其他同學。

我咬著牙,閉了嘴。

見我沉默,史導很滿意。

「下麵進行會議的第二項,班委競選。候選人依次發言,大家民主投票,得票數多的當選。」

軍訓期間,我和同學們結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誼。

鬥歌鬥舞鬥教官,耍寶必定有我的一份。

所以當時我就報名了競選班長。

也冇有什麼彆的原因,就想組織班級活動,名正言順地帶大家一塊兒四處玩兒。

很快前一個班的競選結束了。

史導開始念我們班的班委候選人。

唸到我名字的時候,他皺起了眉:「二班班長候選人,周思思。」

然後他板著臉,一副不想看我的樣子。

我才懶得搭理他呢。

我三兩步衝到講台上,興高采烈地跟大家自我介紹。

「大家好,我是周思思,來自山西。」

話還冇說完,就有軍訓期間玩得比較好的男同學接話:「山西煤老闆!」

史導坐在第一排,背對著同學們。

因此他們看不見他的臉,我卻能清晰看見他嘀咕:「什麼煤老闆,就是一破煤礦工。」

我假裝冇看見,繼續自我介紹:「我性格比較開朗,大大咧咧,也比較有責任心。我高中就是班長,有團結同學的經驗,希望大家可以投我一票,我們一起建設一個熱鬨的班集體!」

我鞠了個躬,下去了。

另一個競選的男生走上了台。

望著他賊陌生的臉,我猶豫地問身邊的女生:「你見過他嗎?」

女生搖搖頭:「軍訓時好像冇這個人吧。」

另一個女生插話:「他是那個紫外線過敏的男生吧,教官說過的,隻有他可以全程請假,其他人都不許。」

台上男生已經開始侃侃而談。

「大家好,我叫陳瑞,我競選班長的優勢如下:第一,我的父母都畢業於本校,畢業後都從事管理工作,我有著深厚的家學淵源;第二,我的家就在本市,我在暑假就考了駕照買了車,便於開展班級活動;第三,我為人積極向上,一直向組織靠攏,有信心把班級建設成一支戰鬥力強的隊伍。」

身後的女生交頭接耳:「好嘛,全都是在吹噓自己,冇一個字是我愛聽的。」

另一個接話:「還管理,誰要他管理了。還冇上任呢,官腔倒打起來了。」

我冇忍住,笑出了聲。

史導倒是聽得津津有味,連連點頭。

他看向陳瑞的表情,簡直不能更慈愛。

跟看我的眼神,天壤之彆了。

陳瑞說完後,史導站起來:「好,兩位候選人都發言結束了,大家在紙上寫一下自己支援的候選人姓名吧。」

一片紙筆唰唰聲中,他又很親切地補充:「第二位候選人叫陳瑞,耳東陳,瑞雪兆豐年的瑞。」

我等了半天,也冇聽到他報我的名字。

沒關係,反正我臉皮厚。

我笑嘻嘻地高聲說:「第一位候選人叫周思思,週末的周,思唸的思。」

史導瞪了我一眼。

然後就是唱票。

史導隨機抽了兩個女生上去,一個讀名字,一個寫正字。

「周思思。」

「周思思。」

「周思思。」

「周思思。」

「陳瑞。」

「周思思。」

……

都報了一大半了,陳瑞的名字底下隻有可憐的三個筆畫。

一個正字都冇寫滿。

我的名字底下擂了五六個正字。

哎,這事兒吧,也不是說我有多牛。

主要是陳瑞這個人,缺席了整個軍訓,相當冇有群眾基礎啊。

再加上大家都剛從噩夢高考中解放出來,誰願意再接受「管理」啊。

此番勝利,實在不是我軍狡猾,純屬敵方太無能。

眼看著班長競選就要塵埃落定,陳瑞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突然,史導打斷了唱票的女生:「你們先下去吧。」

兩個女生不明就裡地回到座位,史導走到了講台上。

「我突然想起來一個事兒,你們班的班委競選啊,不是靠投票的,是學院任命的。」

我滿臉問號:「憑什麼啊?其他班都是競選。」

史導笑了,好像就在等我這句話似的。

「你們班是屬於卓越班,整個學院一屆就一個的卓越班,其他班能跟你們比嗎?這樣,我回去跟書記商量一下,綜合軍訓、高考的表現,擬一個班委名單,回頭髮到群裡哈。」

這什麼狗屁規定?

我點開微信通訊錄,想找一個上一屆卓越班的學姐瞭解情況。

冇等我找到,史導已經宣佈會議結束。

他把名單往腋下一夾,匆匆說:「行了,都散了吧。哦對了,剛纔唸到名字的同學記得來我辦公室一趟!」

我攥著手機,看向黑板上我的名字。

那一連串的「正」字,此刻都垂頭喪氣,像敗將。

陳瑞從我身邊路過,特意停下了腳步。

「周思思,你就安心拿你的貧困補助不好嗎?跟我爭什麼班長呢?」他說,「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背景,爭得過嗎?」

說完,他也不等我的迴應,直接走了。

我咬了咬嘴唇,望向他和史導如出一轍的肥碩背影。

這可真是我生平第一次,體會到被穿小鞋的滋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